一千个游客眼中有一千个鼓浪屿 厦门印象

一千个游客眼中有一千个鼓浪屿

在许多原著岛民中有一个共鸣:鼓浪屿已沦为娼妓,8块钱上一次 ,走的时候结账。(已经改为上岛付费)不过许多慕名而来的趣味者,会为船票欣喜万分,似乎马上就能到达天堂。 陈曦 Stanley(图) 岛内的小学合并了,二中搬家了,远远的,去了五缘湾。一切都在给商业让路,而所有有关文艺或者所谓文化所谓岛屿的灵魂,都是被乔装打扮出来的以金钱为目的空壳。 从一个酱油男的角度去审视一座被神化的岛屿,这个角度也导致了小站内容矛盾的客观存在,大众的需求是攻略是各种小店,而我们的本意只是想借小站一起探讨“如何生活”这个永恒的话题,鼓浪屿只是一个小世界的标签,就如每个人生活的小世界或者向往的小世界,它们到处存在,却都需要我们用心去经营。 柳昕Louie(图) 提到鼓浪屿必然提到文化、艺术,或者近些年风靡的“文艺青年”。不恰当的定位和规划固然是政府的过错,但是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是谁在杀戮本该宁静的小岛,相信所谓文艺青年们有自知之明。正如陈丹青大师所说的:“生命有限,文艺腔无限。” 恰当的说他们本就是想来避世的。但是当所有人都去一个地方避世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场景,一拨又一拨的人拿着大炮狂拍某个旅游攻略里提过的事或者物——这个场景只有情趣,毫无情感,然后还要加以文艺的情感外衣。当然文艺并不是被批判的,安妮宝贝都生小孩儿了还在继续杜拉斯的文字风格呢,大家一样都行。 叶婧Yetta(图) 而文青的弊病在于,首先不明白自己的追求,有的甚至是为了赶潮流,为了展示所谓文艺的外衣而刻意去修饰自己(无所谓有没有穿内衣),写一段暧昧的“散文诗”;毫不理智的个性,活在十几岁的懵懂年代,自负,追求自我,很容易放任自己的情绪,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如此情绪化就很容易导致他们“不靠谱”;沉迷于虚幻的精神世界,以为以此就能作为摆脱现实困难的借口;不可否认,我们的精神世界异常丰富,有着天马行空的思想和过人的才华,然而常常活在自己构架的精神幻想国度,这是一个可怕的陷阱,很容易将自己沉沦其中,而离现实生活越来越远。而这里批判的是所谓文青扰乱了岛民的现实生活,也把他们拉入陷阱。或许每个人都不愿破坏他们的家园。 生活囧汉(图) @商桐林(图) 而文艺作为商业的牺牲品,商业的力量能够把一切与文艺有关的外衣都穿在厦门身上,把一切本不该属于这里的艺术和文化进行所谓中西结合所谓多元化发展,其实这同样是一项转基因工程。观音山搞起了沙雕搞起了音乐节,有谁知道夹杂在软件园和观音山之间的那个城市缓冲带,或者美其名曰:城乡结合部,那是一个绝对落后的农村,成了许多农民工和大学生的收容之处,相对低廉的房租和便利的交通。城市规划者给他们留了一条生路,给他们刚好能够生存的条件,来为这个城市奉献光和热。而许多大炮却“异常写实”的对准了他们惶恐的脸庞,似乎这些惶恐与摄影者本身无关。 @刘畅(图) 旅行的乐趣就在于发现,正如这篇杂记一样没有中心思想,倘若你真爱旅行,请放弃所谓充满商业的攻略,倘若你迷路,本该淳朴的人民会告诉你目的地,那些带着商业欺骗你目的地的人,不也等于为你指明了归途。旅行,不要忘了也给别人的世界留一片净土。 生活囧汉(图) 一千个游客眼中有一千个鼓浪屿。       庆幸的是,我们还上得起鼓浪屿。      来源:鼓浪屿人人小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