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厦门最美仙境:一起迷失海沧大屏山公园雾森

来厦门最美仙境:一起迷失海沧大屏山公园雾森

来厦门最美仙境:一起迷失海沧"热带雨林公园"

厦门有个最美仙境公园你知道吗?经常路过海沧大桥的人一定经常看到旁边有个云雾环绕的绝美公园。

海沧大桥边的那个云雾环绕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呢?

其实那就是海沧大屏山公园雾森,薄雾蒙蒙,如梦似幻,宛若仙境。

虽未完全完工,但大屏山森林公园热带雨林景观已经开放,

每天早上8点到10点,下午4点到6点喷雾,

喷洒出的雾粒接近自然雾气效果,结合溪流景观,美得一塌糊涂。

就在海沧大桥边哦。

来厦门最美仙境:一起迷失海沧大屏山公园雾森

 

来厦门最美仙境:一起迷失海沧大屏山公园雾森

 

来厦门最美仙境:一起迷失海沧大屏山公园雾森

 

来厦门最美仙境:一起迷失海沧大屏山公园雾森

 

来厦门最美仙境:一起迷失海沧大屏山公园雾森

 

 

 

avatar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4 年 5 月 3 日20:04:54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厦门历史地图:“海沧”这名字竟然只用不到80年 海沧

厦门历史地图:“海沧”这名字竟然只用不到80年

海沧,在很多厦门人心里,或许只停留在粗浅的印象:离厦门岛最近的新兴工业区,除了规划整齐的新城区外,并无太多的底蕴。 而造成这种误会的主因并不难猜,不过是海沧不姓“同”罢了。 海沧,之所以叫“海沧”,其实年代并不久远,大概与海沧并入厦门的历史相当,延续不会超过80年,而这个海沧的概念,传统上,应该包含今天海沧区的海沧、嵩屿和新阳三个街道,他们都姓“澄”。 可又有多少人知道,海沧在解放前,还存在诸多辨识度颇高的名号:三都、圭海、一二三都、新恩里...,以至于漂泊在外的海沧人,一心只念自己的籍贯“漳州海澄县”,却对于故土今名的“厦门海沧”视而不见、近而不识。 一、频繁变更区划下的“海沧”崛起 海沧地区被冠以“海沧”之名,应当说是实至名归的,早在海沧各社面世以来,“海沧”的源头海沧村便一直是海沧地区的各种中心,直到上个世纪,它才真正成为该地区的统称,而这种机会应该得益于海沧频繁异动的区划归属和变革。 民国二十五年(1935年)海沧全境归属漳州海澄县第四区,区署设在海沧村,这算是海澄建县以来海沧各社第一次在官方建制下的第一次“统一”。 至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第四区辖有一镇二乡,分别为海沧所在的“城区”沧江镇和两个郊区金钟乡、新霞乡,这个时期乡与镇的雏形开始显现。 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海澄县第四区改名为海沧区,所辖仍旧,海沧作为统称第一次出现,距今约76年。然而到了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随着抗日战争的结束,区级单位相应取消,至民国三十五年,海沧的一镇两乡合并为海沧和金霞两乡,这种状态一直保持到解放前夕。 1949年11月,海澄县再次恢复四个区的建制,海沧仍为第四区,从1950年起第四区集合各村统一设置乡,先是11乡,到了1952年则为12乡,基本形成了今日海沧所辖村的面貌,它们分别为海沧、青礁、囷瑶、锦里、贞庵、温厝、渐美、石塘、东屿、鳌冠、霞阳、新垵等。 1955年,第四区正式更名海沧区,此时海沧仅剩海沧、囷瑶、锦里、石塘、新垵等5乡,1958年4月撤区并乡,海沧统归于海沧和新垵两乡,最终于同一年由海澄划归厦门郊区,从此海沧半岛在厦门的记忆便从海沧和新垵开始。 而海沧也从此一直成为半岛的代名词,海沧大队、海沧公社、海沧镇等,一直延续,尽管在这过程中新垵和霞阳两地曾短暂归属杏林镇,但并不妨碍新垵、霞阳与海沧的亲近和认同关系。 这也是为何海沧能为众人所知所接受的缘故。 然而说到海沧半岛的统称,其实更应该是“三都”,尽管已经有八成以上海沧人记不住或不曾听过了。 二、用时最长、影响最深的“三都” 在福建,“三都”之名并不陌生,几乎每个市都曾存在过,如诏安县三都、宁德三都等,其中以三都岛最为今人所熟知。 至于海沧,“三都”之名是有前缀的,明代隆庆元年以前称龙溪县三都,以后称海澄县三都,如今,龙溪县和海澄县皆已消失,更何况“三都”之名与实。 三都,和现在满大街的某某县市一中、二中、三中有异曲同工之妙,在宋元交替的某个时期,全国开始出现以数字为命名原则的地名,就像现在统一店招一样席卷全国:将某个县按一定的方位分成若干个“都”,称“某某县第某都”,简称“某县某都”,都的建制相当于现在的乡镇。 根据嘉靖《龙溪县志》记载,“(龙溪县)宋时分六乡三十三里,一百一十五保,淳佑间,改里为三十都”,海沧作为当时龙溪县的极东辖地,被分为第一都、二都、三都等,按人口量估测,约占到龙溪县的十分之一,而当时的龙溪县包括了今天的漳州市区、南靖县、华安县、海沧和龙海市的绝大部分。 记载如此,难道三都之源真的在南宋淳佑年间?我并不这么认为,以数字作为人名、地名,向来是蒙元的风格,诚如朱元璋,其真实名字叫朱重八,其父朱五四,祖父朱初一,曾祖父朱四九,清一色的数字系列,这种案例在整个元代都是普遍现象,而“都”的批量出现,根据各地县志记载,从南宋到明代不一而同,由此可见,海沧“都”的概念必然晚于南宋淳佑年,早于南靖设县的元至治二年(1322年),至于何时便无从考证了。   一都、二都、三都示意图 然而,元代的海沧还未真正出现“三都”的名号,这个时期海沧一分为三,根据龙溪县命名都的顺序“先北再南,先东再西”,可推断新垵、霞阳一带当为龙溪县一都,石塘、钟山一带为二都,海沧村及青礁一带为三都。 这种分法并不客观,但也基本反应了海沧当时的人口分布,但随着南宋至元代,元代至明代两次风风火火的政权更替,海沧人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今日海沧村社的开基情况看,其中最大的人口迁入发生在元代,次及明代,显然海沧在宋元之际发生过规模性的人口流失。 以至于,到了明代初期龙溪县扣除析置南靖县的七个都外,剩下的二十三个都再次缩编至十五个,其中海沧最凄惨,一都、二都、三都合并为一二三都,从此简称的“三都”便开始流传下去。 甚至,到了明代隆庆元年,新设的海澄县公布新的坊里制也动摇不了“三都”的惯称。 当时,海澄县城区设坊,城外设里,海沧位于江北,分属第四里和第五里,到了清代顺应保甲制的推行改设为城外北路崇隆保、集兴上下保、新垵保等,“三都”之名仍常见于各类官方、民间文书和碑铭中。 明崇祯年间海澄县令梁兆阳《三都建义仓奏记》称“治之北有隔衣带地,周环四十里许,年所征赋于澄籍居十之三,名三都者。” 清代海沧示意图 三、宗祠家庙中的常青树“圭海” 明代海澄县学霸、进士高克正在《澄邑禾平庄碑》中说到“圭海,古一聚落也,山川采地悉隶龙溪,穆皇御极,邑乃鼎建,于今四十载。” 这或许是文献中为数不多关于“圭海”的记载,显然圭海的概念近似于海澄县,但又不完全等同,它只局限于旧属龙溪县靠海的部分,诚如其名,圭即“圭屿”,海即所在,“圭海”是一个局限性的区域代称,或者说是圭屿所在海域的沿岸区域,大概为缩编后的龙溪县一二三都、四五都、六七都、八都和九都。 但在实际应用中,圭海的称谓却并不普遍,大概仅存在于九龙江北岸圭屿的所在地海沧以及南岸八、九都的月港,更有甚者,它只停留在两岸的宗祠和家庙中而已。 因此圭海作为海沧的代称,可谓有实无名,知者寥寥无几也便理所当然。 从目前所能看到的“圭海”印迹,相信在明至清的某个时期,圭海是颇受认可的,甚至一度成为当地各大姓氏记入族谱的地理标志,以下简略一二以做验证: 1.青礁后松继恩堂颜氏小宗:青山却并岐山固,礁海还同圭海长。 2.钟山穀诒堂蔡氏家庙:派自光州固始,家奠圭海钟山。 3.石塘世德堂谢氏家庙:派出乌衣庭阶长生玉树,肇基圭海燕翼勿替宗功。 4.东屿世德堂李氏家庙:春禴秋尝圭海家声克振,左昭右穆长江世泽弥隆。 5.新垵思文堂邱氏小宗:脉本文山遥接龙山诒穀,派分滨海仍宗圭海新垵。 6.新垵裕文堂邱氏小宗:天柱仙旗屏帐团圆罗庙后,塔峰圭海山川灵秀捐堂前。 如此圭海印迹,已然遍布海沧的每一个角落,这大概可以理解为,圭海是作为三都的雅称或者别称存在于当地的文人社会中,诚如清末海沧贞庵人江煦的著作《圭海集》。 四、宋代以前不可知的“新恩里” 海沧,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几次大规模的变故,宋元交替的战乱、明代嘉靖倭乱、明代万历大地震、康熙初年迁界等,其中尤以第一、四个最为严重,迁界虽然影响深远但却没能动摇百姓根本,而宋元之战,却基本上毁了大半个海沧。 以至于整个宋代海沧史,几乎是围绕着侥幸留存的青礁展开的,如此现象并不是真实的海沧全貌,以至于今日的我们,对于宋代海沧的别称“新恩里”全然不知。   新恩里示意图 明嘉靖《龙溪县志》载,一二三都,宋时为新恩里,属永宁乡。这个陌生的永宁乡范围挺广的,还包括海洋下里(石美一带的角美镇)、海洋上里(江东桥、浒茂、乌礁等地)和唐化里(马崎、上苑等西溪沿岸)等,基本上涵盖了漳州市区沿江到海沧的大部分地区。 至于新恩里的始建年代,史书并不可考,但我们可以通过永宁乡做个侧面推断。 唐武则天时代,在漳州还未出世之前,陈政奉命入闽平蛮,然而在蛮獠强大的攻势面前,陈政军队却节节败退,最终只能驻守在九龙江东岸相持待援。 接替了陈政军政大权的陈元光,或许是洞悉了蛮獠实力,亦或接受父亲失败的教训,他放弃了武力平蛮的策略,改以怀柔方式,在西溪沿岸设立村寨安置蛮獠,使之感化并融入唐人社会中,而这些成规模的村寨便被吸收入大唐的建制中,称“唐化里”,以示唐人化的方针。 如此看来,永宁乡的唐化里便是武则天时代的建制产物,以同类字面意思推断,或许“新恩里”也是同等作用,那么,新恩里的始建年代便可溯源至唐。 而事实上,在后来的一些私家记载中,也确实有关于新恩里是唐代建制的侧证。 根据成书于明弘治年间的《流江蔡氏宗谱》记载流江开基祖蔡武生由屿头迁居流江,而屿头系蔡氏入闽始祖蔡允恭所居,宗谱称之为龙溪县新恩里一二三都屿头,可见当时尽管已经出现一二三都的称谓,但时人还是习惯保留旧称新恩里,或许这是对蔡允恭所居的不朽记忆,而蔡允恭作为唐初人物,是不是可以说明新恩里在唐代已经存在? 同样的记载也出现在不同的蔡氏屿头派谱系中,而蔡允恭居住地的描述则在新恩里、一二三都、三都之间交替出现;另一支南院陈宗谱中,也有类似的记载,南院陈始祖陈邕系唐人,在舍家为寺后,迁居到一处名为“水头”或“后水头”的地方,不同的谱谍在社一级以上建制也常引用龙溪县新恩里或龙溪县三都,姑且不管是不是海沧水头,但至少再次出现新恩里的名字,也算是对新恩里古地名的一次复证。 新恩里,类似的建制对于后世的影响可谓深远,尽管在海沧遗迹不多,但“乡里”的概念却仍深入人心,特别是在文人圈,同乡称“里人”,同县称“邑人”,同州府则称“郡人”。 云门石刻 云塔寺(洪坑岩)上的“云门”石刻的署名便是“里人林瀚文”,时明末清初;石峰岩寺隐圣洞边的“无处动斧斤”的署名则是“里人蔡钟”,时清乾隆年间;“海澄重建儒学记略”作者为邑人柯挺,时明万历年间;海沧的“安边馆记”作者是郡人林魁,时明万历年间。 如此海沧一众称谓,“海沧”最接地气,“三都”延续最久,“圭海”最是文雅,“新恩里”最为神秘,不管是何种叫法,都是一个时代乡里的印迹,有人便有家,有家便有念想,轻轻地来,轻轻地去,不带走一片尘土,也不留下半点遗憾,愿久出未归的乡里人,仍按图索骥找到回家的路。  
海沧东屿海鲜大排档的由来,东屿村那些年的那些事 海沧

海沧东屿海鲜大排档的由来,东屿村那些年的那些事

两宋青礁与海沧,科甲联芳盛清漳。 皇明金沙和长江,武肃海氛文治珰。 晚清风流看新阳,贩在他乡作故乡。 只今人是物非常,一字一句述别肠。   东屿村,厦门海沧即将消失的海上村落,曾经风靡全市的“东屿大排档”早已褪去了灯红酒绿,只留下土笋冻、土龙汤和白灼章鱼成就了海沧三宝,而正是这样的一个村落,在还没有人认识她之前,便即将离我们而去,实在可惜。 东屿村在海沧的位置图 因此,仅以此文,让我们回忆点过去,找点东屿的身前事聊以慰藉。 一、典籍中的长屿 “国有史、方有志、家有谱”,长屿之名,早已超出其一村一社的范畴,更是在福建各级地方志中崭露头角,若以临近海沧村社比照,大概只有青礁和嵩屿能相媲美。 1960s嵩屿卫星图,来自手绘厦门 换一句话说,长屿之名,在于其地远且险,百姓居之,有险可依,下海可据险寇盗贩东西洋,上岸则吟诗宦游耕读齐家,故而长屿在方志中,便成了家常便饭,屡屡出现: 1.万历元年《漳州府志》海澄县卷 嵩屿、长屿,二屿俱三面临海,居民各数百家 2. 崇祯《海澄县志》 长屿,三面临海,居民数百家,柯侍御宅焉,嘉靖间筑堡自守,郡人观察谢彬为之记 3.康熙《漳州府志》卷之四 嵩屿、长屿,二屿俱三面临海,居民各数百家,名之嵩屿者,宋帝昺浮舟于此,适圣诞之辰,群臣构行殿呼嵩故名,今遗址犹存云。 4.乾隆《海澄县志》 长屿,三面临海,居民数百家,嘉靖间筑堡自守,郡人观察谢彬为之记 5.嘉庆《漳州府志》卷之四 长屿,在县东北,去嵩屿、濠门甚近,居民数百家,有土堡,今废。 6.光绪《漳州府志》卷之四 长屿,在县东北,去嵩屿、濠门甚近,居民数百家,有土堡,今废。 以上记载,除了明显的“天下文章(志书)一大抄”外,更是体现了历代官家对长屿的进一步认识。 海沧乡贤分布图 先是万历初年体现战略地位的居民数百家及三面环海地形,到崇祯年间更新了万历年考中进士的长屿人柯挺及抗倭有功的长屿土堡,这种变化体现了明代人尊古追远的儒家本性和追本溯源的治学态度。 然而到了清代,却是另一种风格:康熙朝正值海氛不靖,刻意去除前朝遗迹,而到了盛世的乾隆时,则不再那么注重影响,倒有几分尊重历史的表现,只是对于明代的人物便没那么尊崇了,尽管柯挺是进奉乡贤祠的人物。 而综合看来,长屿在历经明清两代后,尽管信息更新不多,但至少给了我们这么几个看点:一,人口颇具,多达数百近千人,已然一大聚落;二,战略地位佳,进可攻退可守;三,文风显著,名人辈出;四,民风彪悍,曾筑堡自守。 二、长屿何时成为“东屿” “赤壁之于长江,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东屿之于长屿,并无东风之便,为何长屿就成了“东屿”呢? 东屿之名,其实不过百余年。 柯挺石刻 《文林郎陕西道监察御史立台柯公墓志铭》中记载,柯挺的“先世为莆人,至正间,祐立公始徙于漳之龙兴屿”,由此可知长屿在明代以前称为“龙兴屿”,而柯挺在云塔院(今洪坑岩)留下的石刻则自称“长江柯挺”,显然,在柯挺所在的明万历年间,长屿及其雅称“长江”已然存世已久。 长屿之名,以圭海四记所能查阅的最早记载为刻印于嘉靖十四年(1535年)的《龙溪县志》,长屿为龙溪县下一二三都之“长屿社”,与之同期的邻里有“钟林社”、“卢渐尾社”、“东坑排头社”等。 而最晚的方志记载如文首所列,成书于光绪三年(1877年)的《漳州府志》,志曰“长屿”,也就是说在官方记载中,长屿之名至少在142年前仍然存在。 1960s东屿卫星图,来自手绘厦门 在古代,人的姓名分名与字,而地名同样也存在俗名和雅号两种,长屿在这套命名系统中已经完整,俗名为“长屿”,雅号“长江”,但究竟为何又多出了东屿一说来,着实令人难猜。 在闽南语中,“长”与“东”音相近,而“东”字在漳州,甚至整个闽南,是所有地名中出现频率最高的第二个字,第一名为“山”,山字对长屿来说不太适用,而东字则可能受到青睐,让长屿变成了“东屿”,兴许只是如此。 那么“东屿”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接下来我们需要仰仗海沧地界现存的各类碑记了。 1.积善堂碑文,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东屿村 “吾祖自陇西开基,至于长江聚族...” 2.督抚提臬道府列宪批县审详谳案碑,乾隆十四年(1736年),东屿村 “海澄县三都长屿社柯氏始祖祐立公世掌社前、社后课泊...迨乾隆十二年,复被石塘社巨族...侵占斯坑洲、象屿两处...东则吾长民有也...” 3.重修慈济祖宫碑记,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青礁村 “石塘谢宝树堂捐缘银壹仟贰佰大员...内坑周思恭...钟山蔡有邦...宁店李言寡...东屿李...东屿柯正林...” 4.慈济北宫碑记,道光十三年(1833年),温厝村 “...长江柯捐银肆大员...” 从以上碑记看,至迟到光绪二十二年,东屿的称谓已然存在,且为柯李二姓所共认可,但到了1905年李氏积善堂的新刻碑记中又再次自称“长江”,可见东屿、长屿、长江的称谓在整个清末都是通用的,但随着新文化运动的兴起,以及当地人批量出洋,地名这一共同的纽带开始趋于一致。 长屿太一般,长江太广泛,久而久之,东屿便流传开来,而东屿从出现到被广泛认可应在鸦片战争至清朝灭亡之间,以至于这个时期出洋的长屿人才会牢记着自己的家乡为东屿。
国家4A级景区+厦门最大的民间信仰场所:青礁慈济东宫 海沧

国家4A级景区+厦门最大的民间信仰场所:青礁慈济东宫

每次说起厦门,人们第一印象总是鼓浪屿、曾厝垵。其实厦门好玩的地方太多了,今天小编给大伙推荐一个好去处,被广誉为“闽台慈济第一宫”的东宫。   东宫又称青礁慈济宫,始建于南宋绍兴21年(1151),位于厦门海沧镇青礁村文圃山脉崎山(岐山)东南麓,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4A级景区,也是厦门最大的民间信仰场所和重要的历史文化古迹。 青礁慈济宫系重檐歇山顶砖石木结构三进建筑,坐西朝东,建筑面积1305平方米。中轴线自东向西逐渐增高,前殿重楼,由檐廊、门厅和钟鼓楼组成;中殿为正殿,内供吴真人神像,殿前有拜亭。三殿由两侧廊庑通连。宫内保存大量珍贵的石雕、木雕、彩绘艺术品,体现了闽南匠师精湛的工艺水平,都是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物。 说起东宫,不得不说北宋著名的民间医生,也就是“保生大帝”——吴夲。吴夲出身于白礁村的贫苦农民家庭,年轻时拜师学医。不仅医术高明,且医德高尚,治病不分贵贱,不取报酬。宋明道二年漳州、泉州瘟疫流行,因吴夲义诊施药而得以存活者难以计数。景祐三年五月初二,吴夲在文圃山采药不幸坠崖而死,时年58岁。为纪念这位救死扶伤的名医,白礁村的父老乡亲在家乡建“龙湫庵”,塑吴真人形象,虔诚供奉,后宋高宗赐名“慈济庙”。淳祐元年,奉敕改庙为青礁慈济宫,也则称东宫。后世历代帝王先后追封为“妙道真人”和“保生大帝”,成为备受后人敬仰的医神和乡土保护神。 主殿青礁慈济祖宫主殿由数10根巨大的石柱支撑另有12根盘龙大石柱,上刻蟠龙腾云、八仙游山及山川禽兽等,其中一对石柱如花瓶状,在福建的宫庙建筑中难得一见。殿顶铺绿色琉璃瓦,四周环饰着彩陶缀成的各色人物和12条龙。 主山门享有“八闽第一山门”美誉,为歇山式五开间,高16米,宽33米,高峻凝重,气势恢宏。 “吴真人雕像”,位于岐山海拔148米处,全身均为泉州白花岗岩材质,高18米,连基座19.8米,面朝大海遥望海峡东岸,寓意保生大帝永远庇护着两岸众生。 每年4月18日至4月23日都会在这里举办海峡两岸保生慈济化节。另外元旦、春节、五一、国庆期间都会举行一次祖官庙会,有各种民俗展演、美食、游艺、商品展销、义诊等,好不热闹。   门票:免费 公交路线:801、831、853、709在慈济东宫站下车即可。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敬请谅解。)
青礁东宫、白礁西宫,谁才是保生大帝信仰的“祖宫”? 海沧

青礁东宫、白礁西宫,谁才是保生大帝信仰的“祖宫”?

青、白礁慈济祖宫,作为闽南规模第二的保生大帝信仰祖地,可谓是充满传奇与神秘的集合体。慈济宫在青礁者称东宫,在白礁称西宫,二者相距仅两公里,虽然只是区区一村之隔,但千百年来,却泾渭分明,既是两县之交,又有两府之别,彼此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却似水火不容,而这一切的根源,便在于谁才是“慈济之源”上。 白礁慈济祖宫 青礁东宫、白礁西宫分别为漳州府、泉州府保生大帝庙宇的祖庭,这种一刀切的分法从南宋以来便得到信众的一致认可,尽管在谁是肇始者方面各执一词,但却也波澜不惊和平共处近千年。只是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随着青礁由漳州划属厦门、白礁由同安划归漳州,东、西宫的动态平衡开始出现破坏,于是,谁才是保生大帝信仰的发源地,便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而大。 从目前存世最早的资料看,成书于南宋的两篇《慈济宫碑》内容最详实且最为可信,其一来自东宫,为杨志所撰,其二为西宫,庄夏所作,本文旨在对比两份碑志的内容,求同存异,力求厘清在那个时代东、西宫的肇始渊源及“分工”缘由。 吴真君名讳与生辰忌日记载 【东宫】:“谨按谱牒,侯姓吴名本,父名通,母黄氏。太平兴国四年三月十五日生,仁宗景祐三年五月初二日卒,享年五十有八。” 【西宫】:“按侯姓吴,名本,生于太平兴国四年,不茹荤,不受室…景祐六年卒于家。” 慈济西宫正门 在吴真君的个人信息记录上,杨碑的详实度明显高出一筹,且注明出处为“谱牒“,生辰、去世日期精确到日,父母信息也基本覆盖,可谓齐全。 反观庄碑,似乎不太重视时间轴,吴本出生年与杨碑相同,但去世年则晚了三年。根据历史年表记载,宋仁宗的景祐年号仅维持五年,而庄碑记载的”景祐六年卒于家“中的景祐六年显然是笔误。 生前医术精湛的描述 【东宫】:“侯弱不好弄,不茹荤,长不娶,而以医活人。枕中肘后之方,未始不数数然也。所治之疾不旋踵而去,远近以为神医。” 【西宫】:“不茹荤,不受室,営业医,以全活人为心。按病投药,如矢破的,或吸气嘘水以饮病者,虽沉痼奇怪,叵晓之状,亦就痊愈。是以疠、疡者、瘫疽者,扶舁携持,无日不交踵其门。侯无问贵贱,悉为眎疗,人人皆获所欲去,远近咸以为神。” 保佑众生牌匾 杨、庄碑对吴本生前的描述,达到惊人的统一,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位全心全意医治病人的大无私神医。不管是何等疑难杂症,在吴本面前都能迎刃而解,而他的医术也已经被传得神乎其乎了。 这或许正是闽南人口大爆发的时代,医学在闽南的一次大突破,吴本恰好赶上了这个大好时期,也正是从这时起,闽南开始从人口输入转向人口输出,吴本既在生前贡献了医学方面的成就,又在去世后为信仰文化增添了一股强有力的力量。 升天后的医术显灵 【东宫】:“既没之后,灵异益著。民有疮疡疾疢不谒诸医,惟侯是求。撮盐盂水,横剑其前,焚香默祷而沉疴己脱矣。” 【西宫】:“夏尝见今枢密曾公言幼年苦风,头疡, 头几秃,就侯医辄愈。嘉定九年丙子,右股赤肿大如杯,惟祷于侯,不事刀匕之剂,未几而平复。因念畴昔双瞳幻医,积久浸剧,百药俱试,如水投石自分已为废人。适有良医自言能游针于五轮间, 小有差舛,如触玻璃而倒沆瀣,人皆危之,赖侯之灵以迄济,乃今渐得复旧。” 慈济保安牌匾 吴本能成为医灵真人,乃至后世的“大道公”、“保生大帝”,除了生前活人无数外,最关键的是死后仍能保佑苍生免于疾病困扰,而这些传说中的事迹也被杨志和庄夏两人以不同的形式记录下来。 杨碑描述的比较保守,无外乎是祭拜显灵的常规说法,其仪式充满了民间信仰的成分,这种方式即使到了今日也依然长盛不衰。 而庄碑则另辟蹊径,庄夏以自身经历作为论据,突出吴真君的灵性和自己对真君的感激之情,这或许对平民百姓来说,是更具感染力的,这与后世吴真君医治永乐皇后的传说一脉相传,算是鼻祖级的叙述。 虏寇侵犯,威德显灵 【东宫】:“绍兴间,虔寇猖獗,乡人奉头鼠窜,束手无策,委命于侯。未几,官军与贼战,毙其酋李三大将者,残党皆就擒。今之庙基,即贼酋死地也。阖境德侯赐,益以竭虔妥灵。 ” 【西宫】:“属虔寇猖獗,居民鱼惊鸟窜,朝暮不相保,率请命于侯。未几,贼酋丧死,民获奠居。于是,相与德侯之赐,思所以竭虔妥灵。” 慈济惠泽牌匾 吴本信仰的崛起,乃至东、西宫雏形的产生,除了其生前悬壶济世名声在外外,其实最重要的一个助力却是其死后的一次平息寇乱。 据《海澄县志》记载,“宋绍兴间,虔寇犯青礁,官军御之,歼其酋李三大将,余党就擒”。正是这次寇乱,青、白礁百姓不知所措,只能仿效病急乱投医,向吴夲求救,就像医病活人那般。结果,官军很快便把寇乱镇压下去,而刚好李三就地处死的位置便在后来东宫的庙基上。 机缘巧合,吴本的灵性除了医治病人外,更增添保境安民的功能,借这次东风,吴本更是威名远扬,远近求医、求助者络绎不绝,这为慈济信仰的扩大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但,这里也有个前提条件,也就是在绍兴二十一年立庙以前,其实已经有一处或两处规模尚可的庙宇供奉吴本了,至于其地点在哪里暂且留个悬念。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正是这次事件,促发了颜师鲁向宋皇奏请立庙,而这个庙便是天下慈济宫的滥觞,分灵的记载也基本从此开始。 从“神医”到“全能神”的转变 【东宫】:“若夫雨旸不忒,寇盗潜消,黄衣行符,景光照海。挽米舟而入境,鏊旱井而得泉,秋涛啮庐,随祷而退。凡此数端,备见部符使者事状,兹不申述。” 【西宫】:“属虔寇猖獗,居民鱼惊鸟窜,朝暮不相保,率请命于侯…水旱疾疫,一有款谒,如谷受響…会草窃跳梁,漫淫境上,忽有忠显侯旗帜之异,遂汹懼不敢入,一方赖以安全…—夕,有灵泉涌阶下,甘冽异香,饮者宿患冰释。” 德沐千家牌匾 吴本从神医到“保生大帝”全能神的转变,除了虔寇助力外,按两碑的描述,还包括驱除草寇,治病施药,乃至天旱求雨,可谓无所不包,无所不灵,这已经超出了他作为医者的覆盖范畴。 显然,在乡民眼里,吴本更像是一方守护神,功能齐全、有求必应,这或许可以侧面印证,当地社会形态已经从移民意识向本土化认同转变,而文化输出也成了当时当地的必然,这也可以从青礁村科举爆发,士农工商不同行业人民四处迁徙,且行且居得到进一步证实。 吴本的御赐之封 【东宫】:“至绍兴辛未凡一百一 十六年,而后立庙。至乾道丙戌凡三十一年,又加忠显之封。至嘉定戊辰一十三年,而后增英惠之号。” 【西宫】:“时梁郑公当国,知其事,为详达部使者,以庙额为请。于是有慈济之命,越庆元乙卯,又有忠显侯之命。开禧三年,春夏之交,亢阳为沴,邻境赤地连数百里,独此邦随祷辄雨,岁乃大熟。会草窃跳梁,漫淫境上,忽有忠显侯旗帜之异,遂汹懼不敢入,一方赖以安全,邑人又以其绩转闻于朝,于是有英惠侯之命。” 真人所居牌匾 在吴本的封赐方面,东、西宫记载可谓大同小异,杨碑记录共三次,分别为绍兴二十一年立庙、乾道二年(1166年)加“忠显侯”、嘉定元年(1208年)加“英惠侯”。 而庄碑也同样记录三次,分别为状元梁克家奏请御赐“慈济”庙额、庆元二年(1196年)加“忠显侯”、开禧三年(1207年)加“英惠侯”。 尽管两碑的封赐时间颇有出入,但似乎还是可以试着理清其中关系,如“英惠侯”两碑的记录仅差异一年,庄碑对其描述极为详细且明确为“同安人”提报,当可确信。 梁克家从乾道五年 (1169年),官拜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开始正式进入大宋中枢,显然“当国”应该从乾道五年算起,假设“忠显侯”的恩赐是在慈济庙额之后,那么可以认为庄碑的封号记述应该是正确的,毕竟这些名号的由来大多是泉州人争取的,诚如杨志所说,慈济宫相关的资料在同安旧有纪,且请颜戴到泉州收罗相关资料,可见庄碑的封赐信息更有说服力。 吴本的神化源头 【东宫】:“既没之后,灵异益著。民有疮疡疾疢不谒诸医,惟侯是求。撮盐盂水,横剑其前,焚香默祷而沉疴己脱矣。乡之父老私谧为医灵真人,偶其像于龙漱庵。方工之始,解衣磅礴,莫知所为,缩首凡数日。一夕,梦侯谂之曰:‘吾貌类东村王汝华,而审厥像更加广颡,则为肖。’ 工愕然,由是运斤施垩,若有相之也。” 【西宫】:“景祐六年卒于家。闻者追悼感泣,争肖像而敬事之。” 永扬祖德牌匾 吴本升天后的故事需要结合两方碑志一起论述,庄碑写到当吴本去世的消息传开后,人们“追悼感泣”,争先恐后地做吴本神像以便将他供奉起来,至于供奉在哪里并没有明确说,结合庄碑的上下文,可能就是吴本生前的“故居”,这算是合情合理的推测。 在杨碑中,对于“肖像”的细节更加神化和详细,特别是吴本的托梦说辞“吾貌类东村王汝华”最为可疑,如果吴本刚去世时人们便着手为他“肖像”并建庙,那么一定有人知道吴本的长相,又何必增加托梦的环节?或许,这次的建庙距离吴本去世已然许久,以至于与吴本同时代的人均已过世,无从记起? 答案是必然的。也就是说,吴本去世后,并没有具体的供奉场所和形式,而只是单纯的“敬事之”,或牌位、或名讳,其位置可能是吴本的故居,也可能是附属于某个寺院或乡民家中,只是在后来的某个时机,让吴本的灵性大放光彩,于是才有乡民开始着手肖像建庵。 而这个庵,便是杨碑所记载的“龙湫庵”,至于同一时间,白礁吴本故居中是否也存在这么一处类似的庵庙,便不得而知,如有,那么龙湫庵与白礁故居当是保生大帝信仰的最早发源地,或唯一,或唯二。 庙宇所在地的描述 【东宫】:“介漳、泉之间有沃壤焉,名曰青礁,地势砥平, 襟层峦而带溟渤,储精毓秀,笃生异人,功巨德崇,世世庙食,是为慈济忠显英惠侯。” 【西宫】:“是惟忠显英惠侯宅近于漳、泉之介。” 道济群生牌匾 杨碑在人、物、时、地等方面的描述十分清楚,具体到名词、数字,而庄碑则浅尝辄止,多为描述性的字眼。 东宫提到所在地为青礁,“笃生异人”可以理解为吴真君信仰发源地,也可以是出生地,至于何者为真应结合庄碑来看。 庄碑的“忠显英惠侯宅”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吴本的家就在西宫所在的白礁,因此后世在引用两碑内容时,写到吴真君的籍贯,或白礁、或青礁,不一而同,出处也各有本,这其实只是在解读上的出入而已。 根据以上内容,我们可以大胆假设,吴真君“家在白礁,羽化于青礁”,如此,杨、庄碑的说法便都可成立。 重修前的庙宇形态 【东宫】:“岁在辛未,乡尚书颜定肃公奏请立庙...遂定立今庙,其基则颜公发所施也...承事郎颜公唐臣率乡大夫与其耆老彻旧而新之。” 【西宫】:“岁在辛未,肇创祠宇...先是,邑人欲增故居之祠,而窘于财。” 显镇仙宫牌匾 两篇《慈济宫碑》的撰写均基于庙宇的重修,重修前的东宫系乡尚书颜师鲁奏请建置,年代为南宋绍兴二十一年,庙所在土地为颜发施舍,因此可以明确绍兴年立庙的东宫在青礁界内,且这次的重修很明确,就是“撤旧新之”,其原型为“庙”,前身便是前文所说的龙湫庵。 而庄碑一再强调重修前的庙宇为“祠”,且是“故居之祠”,其在文首也提及“天下英祠”,可见尽管按庄碑说法,西宫也是肇始于南宋绍兴二十一年,但似乎和东宫不太一样,又或者庄碑中的“岁在辛未,肇创祠宇”描述的就是东宫。 不管怎样,东宫和西宫在重修之前均已定型,东宫最明确,址在岐山前身为龙湫庵,西宫在白礁,不知何年故居开始设祠,或许就如前文假设的那样,吴本故居也被兼做庙宇用途,前者为庙,后者为祠。 因此,在两方碑记完成之前,东、西宫已经并立,且有了竞争关系,在重修之后,二者显然已在伯仲之间了。 碑志撰写者的漳泉背景 【东宫】:“进士、广州别驾、邑人杨志撰” 【西宫】:“宋兵部侍郎、漳州守庄夏撰” 医灵妙道牌匾 杨志,字崇甫,海沧古楼上瑶人,嘉定元年(1208年)进士,进士杨柟之子,慈济宫重修者颜唐臣外孙,其居住地就在东宫以东约一公里,而青礁村作为杨志的母舅家,可以说他从小便对青礁以及东宫有一定的了解,其所作的《慈济宫碑》真实性佳,当然也不排除私人感情的成分。 庄夏,字子礼,泉州永春湖阳镇人,淳熙八年(1181年)进士,嘉定六年(1213年)知漳州,嘉定十三年(1220年)任兵部侍郎,嘉定十六年(1223年)过世,年轻时曾患病在大道公处求得痊愈,且在漳州任职期间对大道公颇有了解,算是兼容漳泉慈济信仰的局内人。 慈济宫碑的成书年代 【东宫】:“嘉定二年己已六月望日” 【西宫】:无 大道光芒牌匾 杨碑明确成书纪年为嘉定二年,即公元1209年,而庄碑未留纪年,根据当时落款头衔“兵部侍郎”可知其写成年代当为嘉定十三年以后,又因庄夏在担任兵部侍郎的同年即“累疏乞闲”归乡,因此该碑记当写于嘉定十三年至嘉定十六年之间的家中,乡民黄炎才有机会找到他题字,即1220~1223年。 如此观之,杨碑成书年代约早于庄碑至少11年。 碑志撰写来由 【东宫】:“淳熙乙巳,承事郎颜公唐臣率乡大夫与其耆老彻旧而新之...数十年来,支分派别,不可殚纪...碑材既具,莫适为辞,枚卜其人必待乡之新进士。会两举,差池再三,祷之不变。嘉定改元,志窃太常第,归拜神庥于汾榆旧社,不谋同辞,知侯之有待也。” 【西宫】:“先是,邑人欲增故居之祠,而窘于财。—夕,有灵泉涌阶下,甘冽异香,饮者宿患冰释。自是求者益众,百役赖以具举,不数月而成,门敞皇皇,堂崇。修廊广庑,是赫是称。既讫事,乡之秀民黄炎贻书属夏以记。” 西宫廊道 东宫翻新时间为淳熙十二年(1185年),捐资带头人为颜唐臣,按理说新庙初成应当立即撰写碑志,可不曾想,颜唐臣等人在向吴真君请示后,得到被设置了门槛:作者必须为新科进士。 这大概也是有缘故的,颜唐臣所处年代,正是青礁科举最盛之时,那时的海沧进士大半出自颜唐臣家族,或儿或婿,如乾道五年(1169年)的儿子颜敏德,淳熙五年(1178年)的女婿杨柟,淳熙八年(1181年)的孙子颜质,此外还有特奏名三名,分别为弟弟颜大猷,儿子颜敏若、颜敏则等,如此士仕进接踵而至,想必“必待乡之新进士”也是颜唐臣老先生的自信吧。 可是,这么一等就是十几年,尽管其中女婿苏竦在庆元五年(1199年)得中进士,但可能出外未归抑或在吴真君前未得认可,以至只好等到颜唐臣的外孙杨志高中进士的第二年才开始启动撰写碑志的大事。 而庄碑的来源,则充满了传说,先是白礁人打算翻新西宫,但苦于经费不足,这时吴真君显灵使得庵前泉涌不已,且包治百病,从而获得了大量香火钱,于是庙宇得以修葺一新。事成之后,白礁附近乡民黄炎便写信请庄夏代为题写碑记,这大概是最常见的题碑理由了,也是大部分赋闲回家进士的功课之一。 显然,东宫的杨碑可谓千年等一回,仪式感满满,应当是一次策划许久的活动,而西宫的庄碑可能是例行公事,这或许也是那个时代青、白礁两地社会资源的差异,毕竟那时的青礁确实是风生水起,无人可比。 撰写碑志的资料来源 【东宫】:“自经始至于今,登载弗具,议者以为缺典。同安旧有纪,故治中许衍作温陵之庙,今侍郎戴公倅泉日,网罗所闻,壁记其言。始于漳之青礁而颠末则未详,欲罗网放失,采故老之所闻,贻诸后人信以传信。” 【西宫】:“既讫事,乡之秀民黄炎贻书属夏以记,夏尝见今枢密曾公言幼年苦风…”...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18   其中:访客  17   博主  0   引用   1
    • avatar 整形医院 2

      仙境啊

      • avatar 跨境电商 0

        [呵呵] 新手学习中~感谢分享!

        • avatar 小苍MM 0

          很好,辛苦博主发这么有意义的文

          • avatar 内涵笑话 0

            秒赞不是偶然,是一种态度!

            • avatar 爱奇趣分享网 2

              网站不错很漂亮,欢迎互访!

              • avatar 歪妖内涵网 1

                网站不错,雁过留痕,欢迎互访!

                • avatar 最励志网 2

                  好久没来了,过来踩踩

                  • avatar 6 9

                    评论” />

                    • avatar 海带 9

                      太棒了 怎么去啊 坐车到哪一站 然后怎么走啊~~

                      • avatar 我从雪山走来 9

                        太漂亮了!

                        • avatar 晓黑 9

                          需要门票吗?亲

                          • avatar Louis Han 4

                            真是如仙境一般啊

                          • 来自外部的引用: 1